相伴相随 2019-09-06 14:46

  翻看我的作品剪辑本,在《湖南日报》刊发的第一篇作品是1999年10月15日的新闻稿《驻湘空军某部强化科技练兵》。看着500余字的“豆腐块”,时光悠悠回到了20年前……

  当时才从军校毕业的我,怀揣着厚厚的作品剪辑本到部队部报到,不久被选调到部宣传科从事新闻工作。所在部队是一支有着骄人战绩的英雄部队,但我2个月时间守着“富矿”却出不了活,未在《解放军报》《空军报》刊发一篇稿件,压力很大。宣传科长鼓励我多到基层一线采访“挖活鱼”,并向《湖南日报》写稿找找感觉。按现在的话说,就是提高脚力、眼力、脑力、笔力。

  于是,我白天骑着自行车到基层连队采访,收集到好的题材后,晚上“爬格子”,第二天早上再从城郊部队驻地转乘两趟公交车到城北的湖南日报社送稿。记不清多少次走进报社院子,穿过那幢苏式建筑长长的走廊,敲开政法部的门,若负责部队新闻的刘文韬老师不在,则向办公室其他编辑老师打个招呼,把稿件放在桌上轻轻离开……

  编辑老师们扶我上路,那些年,《湖南日报》不仅刊发我写的新闻稿,还刊发了我的评论和摄影作品。这块文化沃土深厚、宁静、纯洁,让我可以沉下心来吸取营养,静下心来反刍作文,收获成熟与成长,我采写的作品先后获全军新闻宣传好作品一、二等奖。

  2004年从部队转业到了省直机关单位工作,虽然不再采写新闻,但与《湖南日报》情缘从未中断。2009年我所在单位与《湖南日报》联合推出“七彩晚霞——我的离退休生活”专栏,采访报道了54位离退休干部老有所学、老有所为的晚年生活,中央宣传部新闻局对专栏进行了专题阅评,专栏文章还结集出版。

  2011年,我交流到省直另一个单位,命运再一次让我与《湖南日报》走在了一起,也认识了沈德良、谭克扬、孙敏坚、欧阳金雨等老师。信息技术的发展让我不再需要送稿,有的记者编辑素未谋面,却以文结缘,相知相惜。

  随着全媒体时代发展,碎片化阅读让一些人不再关注纸质媒体,而我对《湖南日报》情谊依旧。无论工作多忙,事情再多,《湖南日报》期期必看。现在《湖南日报》在原址兴建了新湖南大厦,变化的是建筑物外观,不变的是《湖南日报》追求精品力作的初心。

  近几年,我陆续在《湖南日报》理论版刊发了一些文章,奉清清老师一直在鼓励、关注、支持我。每当回复他的短信时,我心潮难平,这份真情、这份帮助、这份培育,让我感恩不已。

  我的人生历程与《湖南日报》相伴相随20年,故事很多,回忆太重,收获颇丰,无论是为文、为人,无论是顺境、逆境,编辑老师们的点滴帮助与关心让我有了滋养心灵的感动、生命价值的感悟、真情无价的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