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革中央建议制定《校园安全法》防范校园欺凌事件发生 2019-09-03 04:35

  提案称,从2014年以来媒体曝光的几十余起校园欺凌事件看,覆盖了绝大多数省份,具有低龄化、群体性和反复性的特点,且有些施暴者主观恶性越来越强,剥光受害者衣服,拍裸照,有的还拍手称好,甚至录制施暴视频上传网络“炫暴”, 校园欺凌已成为严重伤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社会问题。

  提案分析,校园欺凌事件的发生,原因之一在于发现不及时,干预措施不到位。大多数校园欺凌具有个体性、隐蔽性、突发性,特别是受害者不愿主动报告家长或教师,学校和家长缺乏积极关注的意识。学校顾及声誉, 往往息事宁人,甚至存在漠视和妥协的态度。事件即便得到校方及时处理,但由于缺乏对受害者的持续关心和施暴者的有效干涉,往往造成受害者遭受施暴者更加剧烈的羞辱和报复,加剧了事态恶化或导致校园欺凌反复发生。

  提案还指出,目前的矫正手段单一,对施暴学生处罚不够或开除了事,更易激发施暴者逆反心理。一些学校设置的心理教师岗位或心理辅导室也流于形式。施暴者行为往往与其家庭背景相关,但目前的矫正工作主要以学校为主,尚未形成家庭、社会专业组织以及社区的联合救济机制。

  提案认为,这种情形导致规制校园欺凌体系不完善,操作性不强,比如《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和《未成年人保》的实施细则和实施办法仍未出台;教育部规章位阶不高,现行关于保护学生人身伤害规定为《学生伤害事故处理办法》、《中小学幼儿园安全管理办法》,均属部门规章,法律层次偏低。

  针对校园欺凌事件防范和治理机制存在的上述问题,民革中央妇女和青年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建议,将校园欺凌防范作为教学要求的必要课程,内容和宗旨应包括人文情怀教育、法制教育、心理健康教育、安全防护教育等。同时,还应建立家校合作制度,增强家长亲子教育的能力等。

  民革中央妇女和青年工作委员会办公室还建议,将校园欺凌发现预警机制纳入学校管理体制,并设置事前校园欺凌防治部门。在“技防”上,可在有条件的地区要求学校利用校园网络和信息技术,通过摄像探头等进行“视频巡查”,并与校园周边公安派出机构联网,及时发现、处理校园欺凌,对事发时未及时发现的欺凌事件予以证据留存以及事后处置。

  “更为关键的是,要针对校园欺凌的发生特征,在‘人防’上加强制度设计。”提案建议,一方面将校园安保人员作为维护校园安全的主要力量,另一方面设置学校治安辅导员(社工)等专岗专职,作为校园欺凌第一发现责任岗位,并在校园广泛宣传,公布值班热线,确保每位在校学生都掌握有效救济渠道。

  提案还建议注重对受害者的救济和对施暴者的矫正。在事件发生后,应及时调查,并及时将事件原委及处理方式、结果向教育行政机关通报说明,对于行为恶劣的施暴者,教育部门应与司法部门联合,通过参加义工计时服务等手段,将施暴者纳入社区矫正关注视野。

  提案认为,校园欺凌的预防和干预涉及家庭、学校、政府、全社会多方的责任和义务,也涉及民事、行政、刑事多个层面,有必要改变目前部门法过于原则、以部门规章和地方法规为主的低层次的现状。

  对此,提案建议,由国家立法机关制定一部全国统一、层次较高、专门详尽的《校园安全法》。可以借鉴校园欺凌防治工作比较成熟的国外立法模式,比如美国《校园安全法》、韩国《校园暴力预防及对策法》等,明确规定校园欺凌的预防措施、标准;校园安全管理机构、职责、制度等;家庭、政府、社会的保护责任与义务。通过校园安全的专门立法,使校园欺凌防治工作有法可依,有法必依,从而将效果落到实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