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党校教授:推进党务公开不能搞形式主义 2019-09-03 04:35

  ◎如果把党比作一个运转有序的肌体,党的基层组织就是肌体的细胞。90年来,党在创新中不断激发“细胞”的活力

  基层党组织有战斗力、能发挥作用,党的决策部署就能有效贯彻落实;反之,党的领导就会受到削弱,党的使命和任务就无法完成

  ◎建立起一套强有力的党内监督制度,并把党内监督与党外监督结合起来,整个党内监督问题以及党内其他问题也就会迎刃而解

  ◎实行票决制,能够让领导班子每个成员充分表达自己的意见,有效避免由少数人和一把手说了算的弊端,有利于党内建设

  王贵秀:中央党校教授。原中央党校体制改革研究所常务副所长、中央党校体制改革研究室主任。从上世纪80年代起先后兼任北京市监察局监察学会常务理事、顾问。著有《论和集中制》、《中华人民共和国体制史》(合著)等。

  在长期执政的历史条件下,建设什么样的党、怎样建设党是一个重大现实问题,直接关系到中国党和国家的前途命运。中央党校教授王贵秀认为,从党建的角度来看,人民当家作主是保证党的性质的关键,所谓“当家作主”就是老百姓有权监督党的领导。

  南方日报:90年来,中国党党员从最初的50多人发展到8000万人,组织基础是怎样巩固发展的?

  王贵秀:如果把党比作一个运转有序的肌体,党的基层组织就是肌体的细胞。从党小组的星星之火到执政党的勃勃生机,90年来,党在创新中不断激发“细胞”的活力。

  严密、富有战斗力的基层组织,是我们党的巨大组织优势。战争年代,支部建在连上,极大地提高了部队的战斗力。从党领导的人民军队到各个根据地、解放区,直至敌人的心脏,都有党员和党的组织在活动、在开展工作。

  基层党组织有战斗力、能发挥作用,党的决策部署就能有效贯彻落实;反之,党的领导就会受到削弱,党的使命和任务就无法完成。因此,必须坚持不懈地加强党的基层组织建设,以巩固党的领导的组织基础。

  南方日报:党的建设具有鲜明的党性和实践性,指导党在不同时代、不同情况下的工作与活动。那么在改革开放几十年后的今天,党的建设中哪一环是尤为重要的呢?

  王贵秀:党的建设包括、组织、思想、作风等多方面的内容,缺一不可。加强党的制度建设,从严治党,在今天仍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指出,在党的建设中,与人的思想、作风相比,组织制度、工作制度方面的问题更重要。这些方面制度的好可以使坏人无法任意横行,制度不好可以使好人无法充分做好事,甚至会走向反面。领导制度、组织制度问题更带有根本性、全局性、稳定性和长期性。这种制度问题,必须引起全党的高度重视。

  南方日报:加强党的制度建设,要以先进性建设和执政能力建设为主线,不断提高党的制度建设科学化水平。对此您怎么理解?

  王贵秀:坚持党的先进性就要保证党始终做到立党为公、执政为民。执政能力建设是党执政后的一项根本建设。

  在新的历史时期,我们党重新提出和强调执政党建设问题,强调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着力改革和完善领导体制和领导方式、执政体制和执政方式。为适应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的需要,不能不重新提出和突出强调执政党建设。唯有此才能维护和巩固党的执政地位,实现长期执政,也才能执好政,用好权,治理好国家和社会,实现国家和社会的繁荣昌盛和长治久安。

  南方日报:长期以来,中国党一直把发展党内作为加强自身建设、提高执政能力的推力,对此您怎么看?

  王贵秀:中国党成立90周年来,党内取得的巨大进步还是有目共睹的。报告中明确规定了“地方党委讨论决定重大问题和任用重要干部要推行票决制”,为科学决策、决策进一步提供了制度保证。这是一个程序上的进步。

  按照过去的管理,党内进行决策,无论是敏感的人事问题,还是重大事项问题,基本上是在会拍板决定的。现在推行票决制,就把这个决策权放在了全委会。一来使得决策主体的层次有所提高,二来参与决策的人数也增加了。实行票决制,能够让领导班子每个成员充分表达自己的意见,有效避免由少数人和一把手说了算的弊端,有利于党内建设。

  南方日报:您曾多次提到,在新形势下,一些传统的党建方式要与时俱进,党的执政能力建设要转向为社会服务,能解释一下背景吗?

  王贵秀:理论联系实际、密切联系群众、批评与自我批评是我党的优良作风,对中国和建设产生了深远影响,现在的党建也离不开过去的好传统。从党到执政党的转变,这既是一个老问题,也是一个新问题。正反两方面的历史经验证明,这个问题解决得好不好,关系到我们党的兴衰成败。在新的历史时期,重提党向执政党转变的问题,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研究和解答这个难题,对于加强和改进党的建设,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和执政水平,实现科学执政、执政和依法执政,具有重要而深远的意义。

  南方日报:从十四大到十六大期间中央发出了建立市场经济体制决定、党建决定、建设精神文明决定,颁布了《党内监督条例》,有人说《党内监督条例》是推进党建新的伟大工程的里程碑,对此您怎么看?

  王贵秀:《党内监督条例》对监督重点对象给予了合理定位,明确把一把手规定为党内监督的重点,这样的思路和定位具有很强的现实针对性。因为一把手对于搞好党的建设、加强党内监督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和作用,而这些人又是最需要监督但却是长期最缺乏监督、也最难监督的。如果能够围绕这些监督的重点对象建立起一套强有力的党内监督制度,并把党内监督与党外监督结合起来,那么整个党内监督问题以及党内其他问题也就会迎刃而解。

  南方日报:如果说反的实质就是反对公共权力的滥用,以确保公共权力用于公共利益和公共目的,那么党内监督在我党的反中起到一个怎样的作用?

  王贵秀:监督本身具有强制性或性,这是监督不同于其他社会行为的一个重要特征。不管被监督者是否愿意,监督必须强制性地实施。监督的关键在一把手,这已成为共识。

  南方日报:逐步推进党务公开,增强党组织工作的透明度,是我们党适应时代发展要求和完成新的历史使命的需要,是创建工作而作出的重大决策,对此您怎么看?

  王贵秀:执政党的重大的决策与老百姓切身利益紧密相关,党务公开不能回避实质的问题,不能搞形式主义。党务公开大致包括两个层面:一是在狭义上或在本组织内部关系上,党务公开是指党组织的工作和活动向党员公开;二是在广义上或在外部关系上,是指党的工作和活动不仅向党员公开,而且向社会公开。目前有包括组织部和在内的11个中央部门和单位建立了新闻发言人制度。

  王贵秀:党务公开主要包括五点:党组织的决策活动、执行决策的活动和对其监督的活动,要从秘密状态或暗箱操作状态走向公开透明;干部选举和任免的规则、过程和结果等,从暗箱操作走向公开透明;党组织所掌握的有关重大信息适时向党员以至社会通报,使其知情;党员交纳的党费及其使用情况也应该在一定范围内及时向党员公布,至少应在党的各级委员会换届时向所辖党员报告;党务公开还应该包括有关党的历史档案逐步适时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