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R

<noframes id="erSyHfI">
<sub id="erSyHfI"></sub>

<sub id="erSyHfI"><listing id="erSyHfI"><listing id="erSyHfI"></listing></listing></sub>
    <address id="erSyHfI"><address id="erSyHfI"></address></address>

    <address id="erSyHfI"></address><address id="erSyHfI"></address>

    <listing id="erSyHfI"></listing>

      <span id="erSyHfI"><th id="erSyHfI"><th id="erSyHfI"></th></th></span>

    1. 588707134 2017-11-04
    2. 392498133 2017-11-04
    3. 876942132 2017-11-04
    4. 357687131 2017-11-04
    5. 267702130 2017-11-04
    6. 455896129 2017-11-04
    7. 712850128 2017-11-04
    8. 587857127 2017-11-04
    9. 884990126 2017-11-03
    10. 481739125 2017-11-03
    11. 229314124 2017-11-03
    12. 675730123 2017-11-03
    13. 515708122 2017-11-03
    14. 87477121 2017-11-03
    15. 321171120 2017-11-02
    16. 672181119 2017-11-02
    17. 897932118 2017-11-02
    18. 544592117 2017-11-02
    19. 477172116 2017-11-02
    20. 714538115 2017-11-02
    21. 3168114 2017-11-02
    22. 816514113 2017-11-01
    23. 510414112 2017-11-01
    24. 940126111 2017-11-01
    25. 47398110 2017-11-01
    26. 811123109 2017-11-01
    27. 723560108 2017-11-01
    28. 826659107 2017-11-01
    29. 545525106 2017-11-01
    30. 386513105 2017-10-31
    31. "80后"名校女毕业生为了"美" 挪用公款1000万
    32. 楼市新难题:房价没涨首付也够 但就是买不到房! ——凤凰房产济南
    33. 小伙欲跳楼 民警21楼“飞身”救人获网友点赞
    34. 国务院安委会:减少企业"三违"现象 严重违规将纳入黑名单
    35. 深圳重罚环保违法企业:开出首笔千万元罚单
    36. 山东人速看!养老保险制度将有重大调整!
    37. 大众汽车召回部分国产及进口大众、奥迪等品牌汽车
    38. 习近平视察军委联合作战指挥中心
    39. 中国经济时评:稳定企业家预期,保护产权是关键
    40. 【健康解码】胆小的人真的“胆”小吗?
    41. 阿姆斯特丹禁止啤酒脚踏车在市中心运营
    42. 习近平:切实学懂弄通做实党的十九大精神?努力在新时代开启新征程续写新篇章?
    43. 台北市长柯文哲当众持刀砍刺自己 结果……
    44. 番茄搭配一物同吃有效预防前列腺癌,很多人还不知道!
    45. 撕下“法式豪华”遮羞布 DS品牌销量分析
    46. 西部热线 | 助力西部开发,关注西部民生! |
      adtop01
      当前位置: 西部热线 > 要闻资讯 > 社会

      那个支离破碎的夏天,却是我们唯一真实的乐园

      作者:樊华    栏目:社会    来源:搜狐    发布时间:2017-07-02 14:34

      原标题:那个支离破碎的夏天,却是我们唯一真实的乐园

      前些天被朋友圈Liam要来的消息刷了屏,我当时在心里忍不住骂了一声脏话。骂完了我就开始后悔——那声脏话让我显得好像对一些事仍有着某种不切实际的期待似的。

      一些事关于杨洲。09年失踪人口。

      把绿洲介绍给我,是我唯一恨杨洲的事。就算没有他,早晚我也会爱上绿洲的,可他的失踪让这支乐队变成了我阴影的一部分。每次听到那些旋律,总会有种他还笑嘻嘻地坐在我身边的错觉。

      认识杨洲的时候我还是个小屁孩。那是07年的事,我如今仍然是一如花似玉的妙龄少女,你就想想那时候得多屁吧。

      但是,我和其他看《放羊的星星》、《转角遇到爱》的小屁孩又不太一样——那一年我离开老家去读大学,阴差阳错地接触了摇滚乐。

      听摇滚的小屁孩自然就不能再叫小屁孩了,一般她们都自称为果儿,我也不例外,管他上不上乐手呢,先叫了再说。

      很遗憾,我认识了杨洲,在这么傻逼的年纪里。

      现在想想,他是怎么喜欢上那个天天自称妞儿,穿个粗高跟,画着歪歪扭扭眼线的傻姑娘的呢?当然,最开始见到杨洲的的也想不到,他会占据我生命中这么长的一段时间。

      怎么说呢,作为一个刚当果儿没多久的小屁孩,我还是有些屁孩儿的陋习没有改掉——果儿们追求的是数量,追求的是范儿,我却还在追求颜值和真心。而杨洲既没有范也没有颜值,就算背了个吉他在酒吧里站着也还是格格不入,宛如一个来抓逃寝同学的辅导员。至于真心,就算我能确定他有,我也不敢确定我是否想要一颗辅导员的真心。

      况且我认识他,是在五道口旁边的马路上。

      那时候是冬天,我里面穿着骚浪贱小短裙,外面裹着一棉大衣,蹬着才会穿没多久的小高跟在刚下过雪的街上艰难跋涉。天也黑路也滑,眼看着前面有个人不知怎么摔倒了就没爬起来,走近了些才发现是个大爷。

      那时候彭宇案没过去多久,人心惶惶的,加上天气不好晚上人又少,仅有的几个路人都回头看了几眼就走开了。

      但我要声明,我没去扶大爷跟彭宇案没什么关系,只是心有余而力不足——那段路的积雪下藏着一大片冰,而穿着高跟鞋的我满脑子都是四个字:自身难保。

      我一边艰难前行,一遍关注着大爷的情况,他似乎没有晕过去,不知道因为疼痛还是因为掉落在台阶下的拐杖,他好像只能坐在地上。我有些急,那天挺冷的,怕他就这样坐在地上冻坏了,可犹豫了一下觉得自己没勇气脱了鞋在这样的地上走,只能边在心里骂着自己边努力加快移动的速度。

      就在我马上要抵达大爷身旁,成为拯救他的天使时,突然被截胡了——“大爷你没事吧,摔哪了疼不疼,能不能站起来”一个穿着军绿色羽绒服的男生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说时迟那时快边搀这大爷边白了我一眼:“愣着干嘛,过来搭把手啊?!?/p>

      “哦,哦?!蔽冶呋赜ψ疟呱焓秩グ锩?,可脚下一滑,伸出的双手改变了方向,拥抱起广袤的大地。最终,他明明一个人也很顺利地把大爷扶了起来,大爷一边感谢一边拒绝他要送自己到家的意图,两个人推脱半天,他终于目送大爷离去,想起我的存在。

      似乎这时他才注意到我的高跟鞋,明白了刚刚我一系列智障般举动的缘由。检查过我的脚踝后,他叹了口气说还是背你去诊所吧。一路上他一会儿抱怨我怎么不早说自己不方便,一会儿抱怨大爷都没摔坏我身子骨也太弱了,我时不时回击一两句,不知怎么,竟一点没有初次见面的生疏??赡芡芟惺碌娜?,有种莫名的吸引力吧。

      后来具体再聊了什么我也记不太清了,似乎是从写病历时报的年龄开始,他得知了我在读他感兴趣的传播学,而他掏钱时掉落的拨片,让他透露了他业余时间组乐队的事。当时觉得是缘分,如今回过头来看,或许没有这些,有些故事也注定要发生的。

      那时我也够傻的,好像什么都不在乎,什么也不考虑。直到他彻底失踪那天我才想起,他说他业余时间组乐队,我却连他的主业是什么都不知道,还有他的老家、他的学历,我甚至有种自己其实对他一无所知的错觉。

      可我又总觉得,我对他比谁都了解。

      我们常常待在一起一整天什么都不做,只听歌、看电影、弹琴、读书?;蛘咚?,我们仿佛只有这种相处模式。但就这样看着、听着、唱着别人的故事,偶尔插几句嘴,似乎也能直接走进彼此的心里。

      我说过我唯一恨他的事是他把绿洲介绍给我,其实这也是我最感激他的事。是他让那个为了装逼听摇滚的女孩儿慢慢懂得了各种音乐的风格,懂得了怎样去欣赏、去体会。说到底,我恨的其实只是他的不告而别而已。

      08年的暑假我跟家里说去做奥运志愿者,在他城中村的小房子里住了两个月。市民激情澎湃,我们百无聊赖。甚至最后我把为了装逼买的《追忆似水年华》全部读完。那时读到普鲁斯特写的:“幸福的时光,即虚度的年华?!笨纯瓷肀叨宰攀只⒋舻难钪?,我想也不过就是这样。

      那一年迷笛的主题曲是逃跑计划的《08年我们结婚》,当时他们还没唱《夜空中最亮的星》火遍大江南北。估计不少爱摇滚的姑娘都对男友说过“到时候用这首歌跟我求婚吧”,我当然也不例外。

      杨洲听到这句话时抓了一大把薯片堵住我的嘴:“想都别想,不可能?!惫换岫吹轿乙涣车奈褪溆秩滩蛔⌒Τ錾矗骸扒蠡橐膊荒苡谜馐装?,跟我混这么久,结果这么首歌儿就把你打发了,我那些艺术造诣白熏陶给你了?”

      然后他拿起一把木吉他,唱起绿洲的《Stand by Me》。

      记得那一年来了不少外国的大牌乐队,有夜愿、还有梦剧院,当然我们都没钱去听。不过我暗暗地开始存钱,希望以后绿洲来开演唱会时,不会因为财务问题失之交臂。那时候一起去看绿洲的演唱会变成我们最期待的事。

      可是这个愿望在09年4月他们原计划在北京的演出取消后,再也再也不可能实现。

      两个原因:大概8月末,我才得知绿洲解散的消息,事实上,七月就已经有这样的传闻出现,那时我却在忙着打听杨洲的下落。杨洲失踪了。

      准确地说,不是失踪,而是人间蒸发,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我在他家门口坐了好几天堵住了房东,可她也不知道杨洲去了哪,房子里属于杨洲的东西也全都带走了;我去了我们常去的酒吧,没有人看见过他,有人说最近警方抓贩毒抓得很严,可我知道这跟杨洲的失踪没有半点关联;最后,我只能没事就去我们相遇的那条马路闲逛,我希望那个夜晚再次重演,只要能见到他,再摔多少次我都愿意。

      当然,这些都是我的一厢情愿。有的朋友说我被骗了,有的朋友以为这些只是我的幻觉,有的人说或许他有什么不能言说的苦衷,总有一天会再次出现??晌仪宄勒庖磺姓嬲媸凳档胤⑸?,却始终想不到他骗我的任何理由。而关于他会再次出现这件事,年复一年,我似乎也不抱什么期待了。

      “Stand by me

      与我为伴吧

      nobody knows the way it's gonna be

      尽管没有人知道未来将如何”

      后来再听到《Stand by Me》里最让我小路乱撞的这句时,再也找不到当时浪漫和甜蜜的感觉,只剩下对一语成谶的深深恐惧。

      当得知Liam要来中国时,我纠结了很久要不要去。总觉得只要看绿洲的心愿没有实现,我和杨洲的故事就没有完结。

      其实,可能我对找到他还是有点期待的,包括后来去音乐的相关行业工作,或许潜意识里,我总在期盼某天他会拎着吉他出现。至少跟我讲一讲究竟发生了什么,在那个支离破碎的夏天。

      但时间越久我越忍不住质疑,何必呢?《追忆似水年华》里让我印象深刻的还有这样一段:“远远看去优美而神秘的人和事,只要拉近了看,就会明白它们原来既不神秘又不优美?!被蛐砦叶匝钪薜幕沉?,只是对这段感情不知原因戛然而止的执念。

      最近重新开始听《Don't Look Back in Anger》,他给我听的第一首绿洲。我想要放过自己了。

      Liam的演唱会大概还是会去,不为了与他相遇,只希望或许能听到那句“don't look back in anger,at least not today(不要为往事而懊恼,至少今天别这样)”,然后与自己达成和解。

      当然,如果你们也会去现场,还是麻烦帮我留意一下,他是否在你身旁。

      男,30岁左右,寸头,爱穿黑色T恤。和别的男生最大的区别是,他的眼里有光芒。

      文/十三妹丁无畏

      adl03

      相关内容

      adr1
      adr2